浅析对当事人不申诉的民事案件的法律思考
发布日期:2018-10-30 作者:王长栓 浏览次数:72 0

近几年我院在审理的民事案件的司法实践中,部分当事人明知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裁定确有错误,自己的合法权益没有得到有效的司法保护,却放弃了申请再审或提请人民检察院抗诉的权利,这种权利的放弃既可能是真实意思表示,也可能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因此,检察机关对这类案件若一律提出抗诉既有可能侵犯了当事人的自由处分权,也可能浪费司法资源。本文试对民事检察监督如何做到尊重当事人自由处分民主权利和诉讼权利的结合,又充分履行民行审判监督职能谈谈粗浅的看法。

一、当事人自由处分权与检察机关提出抗诉权的“冲突”

人民检察院对生效的民事判决、裁判提出抗诉是民事诉讼法中的一种特殊救济措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百零八条规定了人民检察院应当提出抗诉的条件。即(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二)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七)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八)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十)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十二)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贿赂、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对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正确判决、裁定的情形,或者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贿赂、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第二百零八条规定,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上级人民检察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发现有本法第二百条规定情形之一,或者发现调解书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应当提出抗诉。

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对同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发现有本法第二百条规定情形之一的,或者发现调解书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可以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检察建议,并报上级人民检察院备案;也可以提请上级人民检察院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民事行政抗诉办案规则》中将“人民检察院自行发现”则明确规定为人民检察院受理民事审判监督程序抗诉案件的四种来源之一,这说明当事人没有申请抗诉,人民检察院自行发现的确有错误的民事判决、裁定,应当提出抗诉,而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则规定:“民事诉讼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当事人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如果当事人不申请抗诉,人民检察院自行发现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裁定确有错误,依照法定职权提出抗诉,则会侵犯当事人的自由处分权。如果人民检察院尊重当事人的民事处分权,对自行发现的案件不予抗诉,又违背了检察机关的法定职责。因而由此形成了人民检察院在当事人不申请抗诉条件下,检察机关提出抗诉的职责与当事人自由处分权利则发生“冲突”。

二、人民检察院对不申诉的民事案件提出抗诉的原则

如果要处理好当事人自由处分权与检察机关提出抗诉权的冲突,寻找保护公民合法权益与尊重公民自由处分权的最佳结合点,需要我们进行探索。笔者认为,检察机关对自行发现确有错误的已生效民事判决、裁定案件应紧紧围绕当事人不申诉的原因,已经或可能会造成的后果,按照以下原则分别处理。

1、当事人明知判决、裁定有失公平,但没有造成较大危害结果,不影响当事人实体权利的,检察机关应当尊重当事人意愿不予抗诉。当事人明知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裁定错误,可这种结果对其权益影响不大,或者程序违法,但这种程序违法没有妨碍实体的公正,在这种情况下当事人自愿放弃申请抗诉是真实意思表示,检察机关对此类案件不予抗诉。

2、当事人案外和解,对错误的判决。裁定已得到事实上的纠正,检察机关不应提出抗诉。当事人明知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裁定错误,但双方当事人为了各自的利益案外和解,原判决、裁定的实体处理已得到了有效纠正,这是当事人以“积极”行为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的一种“自力救济”行为,如果人民检察院对此仍提出抗诉则侵犯了当事人享有的处分权,由于当事人的自行诉讼外和解,只要一方发生变故,仍可能造成某种危害结果。因此,检察机关应以检察建议的方式督促人民法院对原判决、裁定予以撤销,并对自行和解的结果予以确认,以体现司法的严肃性和公正性。

3、当事人不知或不能申诉的,检察机关应当提起抗诉,当事人由于不熟悉法律或受强制、胁迫不能申诉的,这不是当事人对自己享有权利的放弃,而是对自己的权利不能及时有效行使。检察机关发现这种情况,必须经过审查作出抗诉与否的决定,为当事人提供及时有效的“公力救济”。

4、当事人不申诉,但判决、裁定已经可能损害团体、集体公共利益,检察机关应提出抗诉。在司法实践中,一些必要的共同诉讼案件,由于共同诉讼人没有全部起诉,或利害关系人没有出庭,或有些当事人为了一己私利,盗用他人名义起诉,法庭疏于履行职责,没有进行必要调查取证或征询共同诉讼人、利害关系人的意见,直接作出判决、裁定,因而损害了其他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如果检察机关对这类案件不提出抗诉,那么就是一种严重的失职行为。

5、审判人员贪污贿赂、徇私舞弊、枉法裁判的,检察机关提出除查清审判人员的违法事实外,对民事判决、裁定应提出抗诉。鉴定人员、翻译人员如果贪赃枉法、徇私舞弊、弄虚作假、故意歪曲事实、鉴定或翻译不真实,致使人民法院判决、裁定错误的,同样应当提出抗诉。(山阳县人民检察院  王长栓)